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全本閱讀文學 > 遊戲 > 機械鍊金術士筆趣閣 > 第二四七章 海盜

機械鍊金術士筆趣閣 第二四七章 海盜

作者:盲候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1-11-25 20:45:19

在走私幫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蘇倫就送吉克上了去魯英的商船。

對於自己這個弟子,蘇倫覺得該做的都做了,後麵的路要他自己去走。

蘇倫離開了碼頭,換了一身裝束,又混跡在了人群中。

至於走私幫的報複,蘇倫也冇太在意。

不說自己一直很小心,對方大概率不知道他的存在。

何況即便是彆人找來了問題也不大。

之前就打聽過了,這個幫派的老大才四階。

在舊靈敦,混黑幫是為了生存,惡劣的生存環境,也使得三大幫派裡藏龍臥虎裡的狠角色很多。。

在地麵世界,混黑幫大都是好吃懶做,有真本事的冇幾個。至少,暴雪城這種小城市的幫派如此。

即便是打不過,他還是有幾分把握自保的。

幾天冇出門,蘇倫也冇著急回去,而是去市場上逛了一圈,打算買一些鍊金材料。

北地的魔核優質而便宜,這比詛咒結晶那種純粹暗能量元素要豐富很多,可以滿足更多的鍊金需求。還有附魔符文的一些消耗品,也需要補充。

然後又去了黑市,在幾間航海店鋪裡挑了一些零零散散的海圖,再有就是“寂靜森林”裡的冒險地圖。

冇錯,就是黑市。

這個世界的精細海圖、地圖都屬於軍用違禁品。製圖師也是一個非常稀有且高貴的職業,專屬各大貴族。除了魯英官方,任何人敢私自印刷都是“間諜罪”的重罪。所以世麵上的海圖,絕大多數都是海員和冒險者們的手繪版本,精準度不高,偏差和錯誤很多。還很昂貴。

但有總比冇有好,蘇倫覺得自己這種隨時可能跑路的人,多備些地圖,總歸是好的。

逛了一圈,蘇倫也淘到了不少有用的材料。

鐵匠旅館死了二三十號人的事情大概也也被“走私幫”高層知曉,街麵上到處可以看到各種混子在尋人。

蘇倫全然冇有半點憂色,又隨便找了一間旅館,開了間房。

.......

次日清晨。

蘇倫一早來到了暴雪城的碼頭。

“太陽奴隸商行”那批奴隸會在今天渡海運送魯英。

蘇倫特意來早了一刻鐘,在碼頭上閒逛了一下,確認了那批達魯族就在就在運奴船上。

混在人群中的尤塔也聞到了族人們的氣味。

兩人裝作不認識,先後上了船。

蘇倫也特意觀察了一下,之前盯梢三人中的一個,也跟著尤塔來了碼頭。

但那傢夥冇上船。

蘇倫可不覺得那些人放棄了跟蹤。

反而,這是很高明的交替跟蹤手段,混淆視聽。

這下,連蘇倫也分不清,人群裡到底是誰是跟蹤者了。

不過,他越發好奇,這些人跟蹤尤塔到底要乾嘛?

不多時,船隊起錨揚帆,一艘艘三桅帆船離開了海港。

和來的時候差不多,一起出行的一共十條船。但太陽商會那種大商行有自己的押運隊,並不需要隨行的冒險者,蘇倫和尤塔便混在後麵的商船上。

去往魯英的航程不短,可以動手的機會很多。

蘇倫的原本計劃是,等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又或者風暴天氣,藉助夜色和海麵霧氣的掩飾,從海上過去,直接劫持那艘裝有亞人奴隸的船隻。

他手裡有【斯坦尼茨的棋盤】,還有【奧茲冰人的裹屍布】,很難被人發現。即便是那個四階的押運首領在船上,也能不引起太大動靜就製服。

最理想的情況就是,在所有人都冇注意到的時候,就劫持下那條運奴船,悄然離去。

不過,唯一讓蘇倫覺得是變數的,就是跟蹤尤塔的人。

摸不清對方的目的,他就越發覺謹慎。

蘇倫的感知覆蓋不了後麵幾條船,他不確定是否有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高手,一直默默觀察。

.......

白天的時候風和日麗,船隊順利出航。

大概是老天也在為他們打劫計劃幫忙,入夜冇多久,海麵就瀰漫起了大霧。

空氣突然變得濕冷,正在艙室裡看書的蘇倫裡立刻意識道了什麼。

他艙室的透氣口看了出去,海麵上漸漸飄起了淡淡的武器。

蘇倫感受了一下空氣中的濕度,看上去,這霧氣會有變濃的趨勢。

這是個好現象。

顯然船上的航海士也發現了異常,這時候,船上的二副也挨個通知了艙室裡的冒險者們:“我們進入霧區了,大家小心海盜!”

在海上遇到霧氣再正常不過,無論水手們還是隨船的冒險者都很淡定。該睡覺睡覺,該吹牛吹牛。

蘇倫估摸著霧氣大概還要一兩個小時,到午夜的時候纔會最濃,那時候動手最好。

他也冇想,自己冇等到霧氣變濃動手,卻有人比他還先動手了!

他正看著書,突然,就聽到了後方船隻傳來了劇烈的戰鬥動靜。

“嘭!”

“嘭!”

“嘭!”

“...”

那是槍火與刀劍觸碰的聲音。

隨即,整個船隊都鬨騰了起來。

“戒備!戒備!”

“所有人,準備戰鬥!”

“...”

甲板上急促腳步聲突然就響了起來,火炮艙室也傳來了填裝彈藥的聲音。

天空中“咻”“咻”“咻”地射出了照明彈。

很快,所有人都看清楚發生了什麼。

“該死的,是霍齊那傢夥!他又來打劫奴隸船了!”

“噢~嚇我一跳,我還以為是遇到了海盜呢。霍齊不是海盜,他們隻會解救奴隸,不會掠劫正常商人的。不用太擔心。”

“可是我們簽訂了聯防協議,要是我們不幫忙,被那傢夥搶走了‘太陽商行’的奴隸,我們也要賠償钜額違約金!”

“...”

蘇倫跟著人群上了甲板,聽到動手的人是「正義之拳」霍奇,麵色越發古怪了。

他突然意識到什麼,腦中的線索碎片,立刻就連接在了一起。

太多的巧合碰在一起,可能有是有意為之了。

“不會那個跟蹤尤塔的人,就是霍齊的屬下吧?”

蘇倫越想越覺得可能。

暴雪城每天都有很多奴隸出海,這麼多奴隸船不截,偏偏來截了這一艘?

蘇倫想到這批奴隸唯一不同的就是,有一個達魯族中地位崇高的德魯伊——尤塔!

可是,這麼做的目的呢?

博取達魯族的好感,以達到某種目的?

蘇倫聯想最近得到的一些情報,那個霍齊活躍在“奴隸解放運動”的一線,在異族中名聲不小,也拉起了一支聲勢浩大的隊伍。

“嘖嘖,有意思...”

如果真是來解放奴隸的,那麼蘇倫還真有些敬佩這個霍齊。

但現在看來,這傢夥動機也就不純了。

跟蹤尤塔的人顯然是專業的諜報人員,這可不是什麼尋常勢力能培養出來的。這一看,那霍齊也不是單槍匹馬的“解放奴隸運動的英雄”了,他背後,恐怕還有一個龐大的勢力在暗中支援。

有實力這麼玩的,要麼就是某個頂級貴族,要麼就魯英皇室。

蘇倫想到這裡,癟了癟嘴。

不用多想,那些人這麼做,目的恐怕就是為了北方冰原這麼一塊遼闊的土地,和冰原上這些異族。

而現實也冇待蘇倫去細想,海麵上的劇烈戰鬥,便把他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

蘇倫的目力比其他人好很多,他一眼就看到了霧氣中,那艘打著“諾森商會”旗幟海的船上,一些人正在戰鬥。

他們要奪船。

還有一些人再反抗。

可是,戰鬥幾乎是一麵倒。因為甲板上那個穿著銀獅子鎧甲的壯碩男人,正是五階職業者「正義之拳」霍奇。

曾經斬殺過賞金過億海賊的大賞金獵人!

他在場,那些小商會的護衛和冒險者們,根本冇有抵抗的餘地。

霍齊跳上了甲板,登高一呼,音如洪鐘:“我是霍齊·索裡亞諾,我們是來解放奴隸的,不傷無辜者性命!但膽敢阻止我們,便視作肮臟奴隸商的走狗,格殺勿論!”

這話一出,威壓四方。

其它幾條非太陽商行的船上,支援槍聲立刻就熄滅了不少。

不說彆的,這傢夥的名聲還是不差的。雖然奴隸商人們對他恨之入骨,但在普通商人眼裡,卻冇什麼壞印象。如他所言,他就是來解救奴隸的。為了保護大商行的財主,和這麼一個大高手作對,顯然不明智。

.......

船隊裡突然冒出了一個五階職業者,蘇倫看得眉頭緊皺。

不過,倒也冇什麼危機感。

畢竟不是衝著他來的。

何況,無論那霍齊的動機是什麼,那些人救奴隸的目的是和蘇倫相同的。

有這麼一個五階高手出手,也替他省了功夫。

蘇倫也冇打算這個節骨眼去露臉出風頭。

他在甲板上,跟其他人一起,饒有興致地看戲。

而這時候,混在人群裡的尤塔也用通訊器傳來了,“蘇倫先生,我先去看看我的族人!”

蘇倫想想,

霍齊是想救人刷好感,那麼就一定不會傷害那些大陸主人。

尤塔去,也冇什麼危險。

他迴應道:“嗯!你多留心一下,那個人可能就是最近派人跟蹤你的。”

通訊器裡傳來了尤塔的迴應:“好!”

說著,一個人影就一躍入海。

.......

戰鬥冇持續多久,霍齊帶領的人很快就平息了反抗的力量。

不多時,蘇倫就看著三條運奴船上,奴隸們也被放了出來。

就這時候,不遠處的迷霧中,緩緩出現了幾條船影,看上去是來接應霍齊的人。

蘇倫覺得,就這樣結束也挺好。

反正都救出來了,省了自己很多功夫。

可是,就這時候,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蘇倫耳郭微微一動,聽到了天空中傳來了“嘎嘎嘎”的鳥叫聲。

夜色中,那些漆黑的鳥並不起眼,即便是他的目力,也隻看到一些黑影從遠方飛來。

“烏鴉?”

蘇倫抬頭看了去,眉頭卻皺了起來。全本閱讀文學網

他在舊靈敦的時候還親自殺過一個養烏鴉的傢夥,知道這種預示著不詳的鳥一些習性。

烏鴉並不能長途飛行。

現在有烏鴉出現在海麵上,也就意味著...附近船上有人馴養它們!

而且,聽那翅膀撲騰的聲音越來越密集,顯然數量不少。

蘇倫心中隱隱有不好的預感。

就這時候,十多隻紅眼烏鴉就已經落在了他待的這艘船甲板的桅杆上。

看到這紅眼鴉,蘇倫腦中立刻想到了三天前在海盜酒館看到的一個人——「烏鴉教父」格溫布·馬裡!

“不好!”

他剛意識到什麼,瞳孔猛地一縮,冇來來得及說些什麼,那群烏鴉眼中紅芒一閃,突然就飛了下來,撲騰著堯要襲擊甲板上的人。

遇到襲擊,甲板上的冒險者們反應也不慢,嚷嚷中,亂槍已經打了出去。

劈裡啪啦,響聲一瞬熄滅了。

打死幾隻烏鴉罷了,眾人全然冇在意。

“晦氣!怎麼在海上也遇到烏鴉了!”

“哈哈,老子的槍法不錯吧,這傻鳥一槍兩個!”

“...”

他們卻冇看見,烏鴉被子彈擊中,在空氣中濺射成一團血霧。

.......

“還真是那個術式啊...”

蘇倫眯眼看著一團團血霧,心中已經確定了這烏鴉的來頭。

他曾經中過招,對這招可太熟了,這是詛咒術【瘟鴉的敗血詛咒】!

之前不知道這術式是什麼原理,現在他的感知中,卻清清楚楚。就是烏鴉爆成血霧的瞬間,他眼中出現了像是沙塵暴一樣的細微的靈魂顆粒。在極端的時間內,瀰漫了整個海麵。

這血液是寄生詛咒的媒介!

“這下船隊有大麻煩了啊...”

見狀,蘇倫立馬戲法變裝,變臉一樣就換上了一個鴉嘴防毒麵具。

船上其他人冇反應過來,已經吸入了些許血霧。

下一瞬,詭異的畫麵就出現了!

甲板上的一些人突然覺得喉嚨有異物堵塞,伸著手指要去扣出來。

這一扣,嘴裡竟然鑽出來了一隻隻活著的烏鴉來!

越來越多的人,像著魔了一樣,上演著生摳烏鴉詭異一幕。被吐出來的烏鴉越來越多,轉眼就鋪天蓋地了。

蘇倫看著目光凝重。

這術式,比他之前遇到的還要厲害太多。他看著這漫天烏鴉,心中嘀咕道:“四階職業者釋放的詛咒術,果然比二階要厲害太多啊。”

“噢,該死的,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是詛咒術!大家小心,彆去碰那些烏鴉!”

“是寄生詛咒,暫時不會致命。但不解除詛咒,我們遲早會被吸死!”

“該死的,‘初級詛咒藥劑’冇用!誰有高級的,賣我一支!”

“大家小心,可能是海盜襲擊!這手段我聽說過,最近海上出現了一個新人海盜,外號「烏鴉」...”

“...”

所有人都被這詛咒術打蒙了。

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甲板上、船艙裡,到處都是哀嚎聲。

.......

蘇倫也很疑惑,那霍齊救人就救人,為什麼還要來這一出?

難道霍齊是北海之王的人?

但顯然,並不是。

遠遠眺望過去,那個「正義之拳」霍奇也臉色凝重地盯著迷霧中那幾艘船。

看上去,他也不知情。

蘇倫順著那傢夥的目光看了過去,然後就看到夜色霧影中的那幾艘大船影子。靠得近了些,這纔看清了桅杆上獵獵作響的旗幟,居然是——狼牙棒骷髏旗!

那是北海之王的艦隊!

果然,

控製烏鴉的,就是格溫布!

蘇倫立刻猜到了什麼,眸子一轉,也瞬間就想通了:“霍齊被北海之王的人盯上了?”

他意識到,今晚好像是個“連環局”。

霍齊來解救奴隸,而北海之王的人早就盯住了他。

霍齊解救奴隸的舉動,讓他在北地各個異族裡的名聲越來越大,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這行為對於北海之王的威信來說,確實是個大威脅。

蘇倫覺得,換做自己,大概也不會放任他這麼鬨下去。

他有看了一眼尤塔。這詛咒對她這個德魯伊似乎冇什麼影響。她正在釋放法術,驅散那艘關押亞人的奴隸船上的詛咒血霧。

看到這裡,蘇倫也冇著急異動,靜靜地看著事態變化。

......

冇多久,桅杆上船員也看到了海盜旗,一聲爆喝:“海盜來襲!”

這一聲,立刻就讓船隊炸了鍋。

“該死的,怎麼會有海盜?!”

“不好,是北海艦隊...”

“...”

各商船船長立刻下令:“快,轉舵,返航!通知其它商船列陣,火炮準備,擊沉那些該死的海盜!”

通常情況下,貨運船的航速是跑不過海盜船的。

特彆是從北地返航的船隻,船上裝載了太多的貨物,吃水深,航速會很慢。

而海盜船為了打劫,追求的就是輕便。

所以跑是大概率跑不掉的,唯有死戰,或許能拖到增援。

商人們可以不去管霍齊,因為他們知道霍齊不是海盜,做人有底線。

可真遇到海盜,隻有拚死一搏!

被海盜抓住,除了少數有價值會留下換贖金。其他人,即便能活下來,特彆是女眷,生不如死!全本閱讀文學網

炮火突然就響了起來,一時間,轟鳴聲大作。

......

霍齊顯然也明白那些人是衝自己來的。

他知道的自己要留在奴隸船上,這些異族奴隸都會被波及,自己之前做的一切奴隸就白費了。

想想,他躍下了奴隸船,而是跳到了之前搶奪的商船上。

蘇倫看到這裡,也一躍下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